安靜地呼吸,熱烈地渴求,自由地行走。
  •         看完《阿凡達》長達一周的時間,我再也沒有動力去看別的電影。《阿凡達》給我的思想衝擊實在太大,大到我已經無法擺脫它縈繞在我腦海中。
      
      一.《阿凡達》各地票房越戰越勇,中國內地票房首周2.83億,香港上映三周破億,韓國有四分之一的觀眾捲進了《阿凡達》熱潮。北美票房連續四周冠軍,累計票房4.3億。全球累計票房至111日達13.4億美元。打破《鐵達尼號》18億的全球票房紀錄指日可待。
      
      《阿凡達》用其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的商業成功親身演示了CG技術淩駕電影創作之上的黃金定律。
      
      《阿凡達》之後,導演蛻變為CG技術組組長,帶領一群技術人員開發新的技術。因此,想成為編劇的年輕人,你們該醒了,《阿凡達》劇組已宣告:編劇已死。劇組隨便掰一個故事已經可以完事,一個編劇的作用,還不如一個技術人員。
      
      隨著《阿凡達》商業上的成功,更加龐大的財團會注資電影業,企圖在這個香餑餑的投資市場分一杯羹。電影投資的budget從而會越推越高。起初,會因為大片的氾濫,電影業可以養活更多的電影從業員。製作電影的純投資不斷追加,不受控制。彼時,一部電影的賠本,足以讓整個行業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。
      
      《阿凡達》把荷裏活大片推向一個新時代,已經不用質疑。《阿凡達》足以成為商業電影發展到頂峰的標誌,過後是急速沒落,還是持續繁榮,這就是遺留給歷史的問題了。
      
      可以預見地,《阿凡達》將成為垮時代的悲哀。
      
      二。張愛玲說,一種呼喚代表一種需求。《阿凡達》的誕生,是與現代電影觀眾的大片心理密切聯繫的。當投入市場的電影商品越發單一,是否是觀眾口味同化的後果呢?觀眾口味的同化,市場只剩下大片的聲音在說話:呼喚更完善的CG技術投入電影創作。
      
      2010年,89歲的侯麥因病去世。作為當年法國新浪潮的旗幟之一,看到《阿凡達》像流行病一樣肆虐,恐怕有幾分被氣死的可能。新浪潮的誕生和持續,離不開觀眾的支持。可是,現在的觀眾漸漸向《阿凡達》靠近,恐怕連侯麥的名字也叫不上了。
      
      我只能輕輕地揮一揮右手,迎著冬日苟且的陽光,透過穿梭的北風,對侯麥導演說一聲:一路走好。
      
      觀眾只看《阿凡達》是觀眾的悲哀,觀眾不認識侯麥,也是他們的悲哀。
      
      
      三。從《英雄》開始,中國人的大片情結就一發不可收拾。過去式一年一片,兩年三片,而剛過去的2009年,連《刺0》《瘋暈2》《花木爛》都打出大片的陣容出來獻世。這是現實的哀歌。
      在《阿凡達》面前,陳可辛,張藝謀的幕後策劃人紛紛向中影施壓,硬是把《阿凡達》踢出了元旦檔期,創造了《阿凡達》後元旦上映的奇聞。在《阿凡達》這樣的真大片面前,國產大片各出奇謀,可惜措手無策,只能搞搞小動作。《三槍》香港票房六十萬,《十月圍城》一千五百多萬,同期上映的《阿凡達》一億票房面前,小巫見大巫。如果《阿凡達》在中國實現同步上映,《十月》和《三槍》還能有2億票房麼?那純粹是夢話。而自大成性的陳可辛,不懼《阿凡達》的豪言,只能說明是癡人說夢話。
      
      中國人渴望大片,而國內卻不具備製作大片的條件。詹姆斯卡梅隆十二年磨一劍,期間,張藝謀從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走出來,接連拍了《英雄》《食面買服》《曼城腰帶黃金嫁》,如今這《生瘡拍案驚奇》都拿出來了。
      
      快拍快上賺快錢,這樣的電影圈子怎麼能搞出一部《阿凡達》呢?我們拍不出《阿凡達》,因為,我們沒有導演用十二年時間去籌謀《阿凡達》。
      
      
      山寨了《斯巴達300》的《瘋暈2》已經叫國內CG技術的最高水準,更不用提起《機器俠》趕客的電腦技術了。我們拍不出《阿凡達》,因為我們沒有精良的CG技術團隊。
      
      
      我們拍不出《阿凡達》,因為我們拿不出5億美元的製作和宣傳費用。《赤壁》拍了八千萬美金,那已經是我們的極限了。和《阿凡達》相比,《赤壁》就是一個低能的早產兒,雖然生於貴族家庭,可是先天不足。
      
      我們渴望《阿凡達》,可是我們拍不出《阿凡達》,這是我們的悲哀!
      
      四。詹姆斯卡梅隆 想必是研究過中國國情,融入了美國人的科幻元素,方才有靈感投入《阿凡達》的製作。
      
      說白了,《阿凡達》就是一群釘子戶鬧革命的故事。這在中國是多麼平常的事情啊。在廣州大學城的這三年裏,我們親眼目睹了政府是如何無良地驅趕大學城的村民,大興土木,搞亞運建設。潘朵拉星球的土著民們好歹有阿凡達團結起他們,奮力與政府抗爭。而我們呢?每當政府一出面,團結起來的人民就四分五裂,各自為政了。《阿凡達》是我們想做而遲遲不敢實踐的革命。經歷過文革”“陸肆,中國人還敢反抗嗎?我們的尊嚴在哪里?我們在政府的暴行面前抬得起頭嗎?還是苟且著偷生,忍辱負重呢?
      
      飯否被封了,yahoo blog 被封了,facebook被封了,現在blogbus也危險了 。我們除了在網上發洩一下不滿,還敢去做什麼實質性的反抗?《淚王子》裏,楊凡透過旁白的男聲道出了我們那xx党的治國之道,“xx黨最厲害的就是,灌輸毒素給小朋友,替他們洗腦。
      
      有一天,我們連反抗的氣力也沒有了。我們才後悔,為什麼當初我們不去做自己的阿凡達,捍衛自己的權利呢?為什麼看到別人被政府蹂躪,我們可以不聞不問,當自己深受其害,呼天不應的時候,我們才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向他們伸出援手呢?
      
      渴望阿凡達拯救自己,卻怯懦於不敢做自己的阿凡達,這不是中國人的悲哀嗎?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結束語:
      《阿凡達》橫行市場,是電影業的悲哀;是觀眾的悲哀。中國拍不出阿凡達,是我們的悲哀,《阿凡達》思想上是極為反動的,可是廣電局對之視而不見,而對我們自己的電影從業員諸多限制;阿凡達也讓中國人看到了現實的悲哀:我們沒有阿凡達。我們不敢做自己的阿凡達
      
      侯麥去世了,也許是被《阿凡達》的瘋狂票房數字氣死的。他壓根沒想過,CG技術將會有壟斷電影創作的一天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 后記(致謝):1.感謝各位把這片冗長的文章看到最后的網友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 謝謝天朝的網管,放過了我們的大巴。

  • 男孩心中都有一個永無島,沒有成長的煩惱,沒有上學的顧慮,每天玩樂,為永無島找尋新的朝聖者。

    有人說他無情,因為他不願負荷記憶的沉重。

    他愛Wendy,卻不願為Wendy放棄自己 永久的童年。

    他自私嗎?他自私,但他只是做他最真實的自我而已。

    你可以恨他,你以為他沒有等你;而他卻一心認為,是你遺下他,獨自成長,棄他而去。

    “能回味也是暖”,如果抱著這樣的想法,你們會好過一點嗎?




    成年後的小飛俠,自稱沒有腳的小鳥,虛無縹緲。王家衛為他拍了《阿飛正傳》。

    阿飛選擇在他死去的時候棲息,臨死的時候,才想起他最愛的那個女人。

    韶華去,蘇麗珍又是否想起當年痴戀的他?當你知道你才是他的最愛,你是否會原諒他當初狠心而去呢?你以為你輸了,其實你才是贏家。(張先生,張小姐,為什麼,你們的在銀幕上的愛情總是以悲劇收場,王先生你這麼狠心,在《東邪西毒》再開了一把他們倆的玩笑。)


    而我,渴求在有生之年遇上一點偉大的愛情,

    “即使生於世上無重要作為,仍有這種真愛耀眼生輝。”



    二十年後,郭子健借哥哥一曲《為你鍾情》,娓娓道來一個80年代puppy love的故事。

    二十年後,我希望我們有幸見證,我們曾經喜愛的《小飛俠》,記載我 為你鍾情  的過去。

    那時,你便會明白,“地方天圓,誰令我掛牽。”

  • 連續看了兩部驚悚片,沒有驚喜,一個套路拍下來,早已耳熟能詳。

    不推薦觀看。

     

    死神來了4(豆瓣鏈接)

    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2357708/

    女生殺人宿舍(電影天堂)

    http://www.dygod.cn/html/gndy/dyzz/20100112/23951.html

  • Drew Barrymore導演處女作,可以說是一部青春偶像片。繼續歌頌自由,個人主義,非常主流的美國電影。

    男主角非常的sweet,估計以后去拍愛情片會很搶手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這部片子的拍攝手法算是比較新穎。開頭的三十分鐘完全從男主人公的視角拍攝,而不待見其廬山真面目。

    很多想象的畫面像是直接從動物世界,國家地理copy過來的,也許是budget太低。如果可以把男主人公幻想自己沖出“潛水鐘”,化身蝴蝶的情景拍得夢幻一點,可能會更好。

    總的來說,這是一部勵志片。一個中風的中年男人,憑著自身的毅力,用一只左眼完成了一部以自己的經歷為題材的小說。

    而男主人公一直“喋喋不休”,卻不能通過聲音和外界交流。困在潛水鐘里的蝴蝶,是否意味著人的潛能是無極限的?在死亡面前,一個人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。要完成自己的宏愿,要讓身邊的人安心,要好好珍惜自己沒有癱瘓的左眼,想象和記憶。

    最喜歡的是多米尼克出事前駕車的那一段。說白了,又是那句話:活好每一天。

    即使只剩下一只左眼,你還是要好好活著。

  • 2010年看的第一部電影:腦作大業(香港譯名,I prefer)Synecdoche, New York

    電影冗長,立意新穎無奈劇本散亂,估計很少有觀眾看得下去。

    幸好,我堅持了兩個小時。

    等到了一句說話,原來到了臨死,才知道那部想象中的戲劇要怎么拍。

    總的來說,讓我很失望。